二次感染新冠之谜病毒或在人体内常年流转、自然循环

8月24日,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团队的一项最新研究被医学期刊《临床传染病》接受,该研究证实了全球首例新冠肺炎康复者二次感染的病例。

港大微生物学系团队在一份邮件声明中表示,在此研究结果出炉之前,人们都相信新冠肺炎康复者对再次感染有免疫力,然而,现在有明确证据表明,一些患者在几个月后抗体水平下降了。

耶鲁大学免疫学教授岩崎明子(Akiko Iwasaki)博士分析,这显示出新冠病毒感染带来的免疫力虽然没有阻止这名患者的再次感染,但是它在保护患者不出现新冠症状方面仍然显示出了效果。

患者的第二次感染有两个明显特征,一个是无症状但仍有传染性,另一个则是其保持高传染性的窗口期缩短了。

此外,该患者再次确诊时检测不到体内抗体,而“复阳”病人多数都有较高浓度的抗体。因此团队最终确定其为康复后再次受到感染,而非“复阳”。

这一研究结果到底意味着什么?是否会影响新冠肺炎疫苗的有效性和持久性?新冠病毒会永久消失吗,还是会像流感病毒一样与人类共存?该研究结果对今后的防疫工作和疫苗接种有何启示?

南开大学法学院台港澳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李晓兵解读《建议》时表示,维护国家安全是中央事权,也是特区政府需要履行的义务。“一国两制”实践在探索中发展,需要理顺中央和港澳特区的关系。

福克斯新闻24日援引一些传染病专家的话表示,此前虽然有过关于新冠肺炎康复者可能再次感染的推测,但港大团队此次的研究结果是第一个经科学证明的病例报告。

新冠肺炎“复阳”患者和“二次确诊”究竟有什么不同?金冬雁解释称,复阳是指留存在人体内的新冠病毒一直都没有被清除干净。大多数情况下,复阳是患者检测结果两次呈阴性之后,又发现对病毒核酸检测呈阳性,但一般这时检测出来的病毒载量都很低,而且这些病毒是没有活性的,应该是病毒的一些基因碎片。“所以现在被较多学者所接受的对复阳的一种解释,就是机体在恢复期清除一些被病毒损害了的细胞的时候,病毒基因被机体免疫攻击后所产生的核酸碎片被检测出来了。”

李晓兵表示,《建议》提到“要增强港澳同胞国家意识和爱国精神”和“坚决防范和遏制外部势力干预港澳事务”都很有针对性。他指出,近年香港发生的社会运动,与外部势力企图搞乱香港、干扰中国发展有关,但有些港人缺乏国家意识也令外部势力有机可乘。

对于新冠病毒是不是会与人类共存,金冬雁表示,人类可能没有办法在短期内将新冠病毒完全清除,新的结果也显示,这种可能性越来越低。“它有可能变成和引起普通感冒的冠状病毒一样,不需要其他的动物宿主,在人体里面常年流转、自然循环。”金冬雁还指出,或许我们应该把对疫苗的期待降低。

哥伦比亚大学病毒学家安吉拉・拉斯穆森(Angela Rasmussen)在写给《科学》杂志的一封邮件中表示,她不同意这对疫苗和免疫力有巨大影响的说法,“因为研究中描述的患者可能是一个罕见的例子,只是表明人们对第一次感染没有产生良好的免疫反应。”

港大微生物学系团队发布的研究结果特别提到,该患者在二次确诊后,入院时已检测不出其体内有抗体。以往就有证据显示,新冠肺炎患者体内的抗体水平会在其感染数个月后逐步下降。

彭博社8月24日报道,世界卫生组织紧急项目技术负责人玛丽亚・范克尔克霍夫(Maria van Kerkhove)在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记录像香港这样的案例很重要,但不要匆忙下结论。她表示,需要进行长期跟踪大量病例的研究,以更好地了解康复患者对新冠病毒的中和抗体反应的强度和持久性。

无症状有传染性,但高度传染性时间缩短

“当然最理想的疫苗是让人不受感染,但这次的研究结果可能会让我们降低对疫苗的预期,因为康复者有可能再次感染,我们能做的就是让他再次感染时症状减轻。”

卢雯雯认为,当前国际形势下,外部势力干预港澳事务短时间内不会完全消失,且香港内部“港独”活动尚未完全放弃与外部势力勾连,需要通过落实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来防范和遏制。

《科学》杂志25日援引该研究作者之一、香港大学临床微生物学家Kelvin To的话表示,人们不应该认为一旦被感染,就拥有终身免疫力。但他也强调,研究结果“不应引起恐慌”。

今年3月28日,一名33岁香港男子确诊感染新冠肺炎,出现咳嗽、发烧和头疼等轻微症状。4月15日,该男子在两次核酸检测阴性后康复出院,8月6日经英国到西班牙旅行,8月15日返回香港后接受检测再度确诊。

金冬雁称,该男子在第一次感染新冠病毒时曾在医院留样,港大微生物学系团队的研究人员对该患者两次感染的病毒株做了基因排序,发现有24处不同――病毒分类学研究显示,第一次感染的病毒株是3-4月在美国或英国收集到的病毒株的“近亲”,而第二次感染的病毒株则与7-8月在瑞士和英国收集到的病毒株最为接近。

今年6月,重庆医科大学研究人员发表在国际医学期刊《自然・医学》上的一项研究发现,在新冠病毒无症状感染者、轻症患者恢复期,免疫抗体普遍会在2至3个月内出现显著下降。7月12日,德国科研人员发布的一项调查也表明,患者在痊愈后仍有可能再次感染新冠病毒。

深圳大学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卢雯雯表示,“一国两制”强调维护国家主权统一和领土完整,保持香港长期繁荣和稳定,二者缺一不可。“双落实”既强调了中央对港澳全面管治权以及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是不容挑战的红线,也再次明确只有切实维护国家安全,保持社会稳定和政治安全,落实“一国”之本和前提,才能确保特区发挥“两制”之利。

港大微生物学系团队这一研究结果公布后,许多国内外医学专家均表示,还有许多问题尚未解决。美国传染病协会主席、俄亥俄州阿克伦一家医院系统的传染病主席托马斯(Thomas File)24日告诉彭博社,再感染是不可避免的,问题是,在第一次感染发生多久后会有再次感染的风险呢?

然而这些仅仅是猜测,我们仍需更多样本进行研究,才能得出结论。金冬雁也称,到底这个案例有多普遍,是有10%、50%还是80%的人是这样,我们不得而知。“这只是我们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例子,足以引起重视。”

卢雯雯还表示,港澳只有主动融入“一国”,为国家发展贡献“两制”所长,才能达到《建议》提出的“高质量建设粤港澳大湾区”的目标。要在政府层面构建三地互融互通的制度框架,促进港澳与大湾区内地城市优势互补。(完)

金冬雁认为,这次二次确诊的无症状患者给了我们很大的启示。“疫苗实际上可能不能防止再次感染,特别是完全防止再次感染,这可能做不到。”金冬雁表示,如果我们打疫苗或者一些经过初次感染的人,在下一次被感染的时候,不会再表现出任何症状,这也达到了我们接种疫苗的效果,即防止重症患者的出现。

不过金冬雁也表示,人类很可能要与新冠病毒长期共存,因为短期内可能没有办法将新冠病毒完全清除,现在的结果也表明这种可能性越来越低。“从这一点上说,它有可能变成跟引起普通感冒的人类冠状病毒一样,不需要其他宿主,在人体里面常年流转、自然循环。”

《建议》还提出,支持特别行政区巩固提升竞争优势。李晓兵表示,港澳的发展是国家发展大局中的一环,“一国两制”经过20多年探索和创造性实践,已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未来要不断拓展“一国两制”实践的广度和深度,提升“一国两制”实践的高度和层次。

澎湃新闻记者 张无为

李晓兵认为,丰富“一国两制”实践,不能只局限在港澳特区,也不能只根据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制度设计,而是要结合当今国家发展大局和国际形势来综合考量。

争议声和待解问题:香港病例有普遍意义吗?

金冬雁表示,这一次确认二次感染新冠的患者,其第一次被感染的病毒细胞已经被完全清除,继而再次感染了不同病毒毒株的新冠病毒。这就属于第二次感染,而不是以往所报告的患者在短期内出现的复阳。

两次感染,基因排序24处不同

李晓兵认为,增强港澳同胞的国家意识和爱国精神,既可以促进港澳社会的有效治理,也有助于港澳同胞客观认识祖国内地的发展和进步,增加对中华文化和中华民族的认同感,更好地融入国家发展大局。

研究团队表示,在该男子二次感染之后,病毒主要出现在鼻腔,肺部和气管几乎没有检测到病毒。“因为我们鼻腔防止病毒感染主要靠黏膜免疫,而新冠病毒自然感染后所产生的黏膜免疫可能较弱,所以第二次感染时,鼻腔里会复制出比较高浓度的新冠病毒。”金冬雁补充道。

正因如此,这位男子如果打一个喷嚏,可能就把高浓度的新冠病毒传播出去了。但也不用过于担心,“在第一次感染的时候,入院10天内患者都没有出现抗体。但在第二次感染之后,入院5天内就出现了抗体,而且病毒载量急剧下降。”金冬雁告诉澎湃新闻,这表明,该男子在第二次感染之后,具有高度传染性的时间缩短了,也代表他具有一定的免疫记忆和免疫保护能力。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此前报道,人类的免疫系统是抵抗感染的一道防线。免疫系统由两部分组成,第一部分是先天免疫反应,但先天免疫反应还没有学会识别新冠病毒。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只能依靠适应性免疫反应(也称获得性免疫或特异性免疫),它包括生产可黏附到病毒上并阻止病毒传播的靶向抗体细胞,以及专门攻击被病毒感染细胞的T细胞,称为细胞反应。如果这种适应性免疫反应足够强大,那身体就会对感染有记忆,在未来提供保护。

如果疫苗不能发挥我们原本预期的作用,那么新冠病毒是否会像流感病毒那样,每年都肆虐人间?金冬雁表示,据现在的推测来看,可能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流感疫苗每年都打,主要的原因是它的病原体变化了。新冠病毒现在还不是这种情况,因为这位患者第二次没有出现症状,跟他的免疫保护作用有关,所以虽然感染他的病毒毒株变化了,但是他仍然受到了保护,这一点跟流感病毒是有差异的。”

此外,对于如何防止再次感染也因人而异,可能取决于患者个人,他们的免疫系统、患者在第一次感染时是否出现症状,以及他们再次感染时接触的病毒的性质。

《科学》杂志撰文称,在20世纪80年代的一项实验中,在第一次感染期间产生较弱的免疫反应的参与者最有可能再次感染。剑桥大学病毒学家夏洛特・霍尔德克罗夫特(Charlotte Houldcroft)表示,也许香港这一病例的情况就是这样:在该患者第一次感染时出现轻微症状,中和抗体滴度低,因而更容易再次感染。

这次的研究结果再次引起了人们的担忧,由于疫苗的原理正是令接种的人产生抗体,那感染新冠肺炎康复后的人体内的抗体效力能持续多久?接种疫苗还有效吗?

金冬雁在向澎湃新闻讲述港大微生物学系团队发现这一病例的过程时表示,上述男子二度感染的情况立即引起了香港医管局和边境检疫人员的重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复阳还是其他情况,我们香港大学的同事马上就去取样回来进行研究。由于我们的疾控、医疗和科研的一体化,很快就把这个病人两次不同的临床特点、所感染病毒的基因序列以及病人体内所产生的免疫反应都搞清楚了。”

8月25日,与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团队有科研合作的香港大学霍广文伉俪基金精准医学教授金冬雁接受了澎湃新闻专访,讲述了该校微生物学系团队得出这一科研结果的全过程,并对其中一些疑问做了解答。

港大微生物学系临床副教授杜启泓此前在接受香港媒体采访时表示,接下来将会研究个案中抗体消失,以及二次感染的原因。

抗体如果会消失,疫苗还有用吗?

金冬雁指出,如果不是该患者在入境时被检测出呈阳性,没有人会发现他再次感染了新冠肺炎。这是因为上次感染之后的免疫记忆还在,新冠病毒可以进入人体,但没有进入其肺部,显现出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