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建国中国故事的英伦讲述者

中国故事的英伦讲述者(文艺圈洋面孔)

他叫司徒建国,英文名字Stuart,直接翻译过来就是“司徒”,“建国”是一个中国朋友起的。

那么,实体书店该如何用自身的核心优势来维持自身的运转?

于是我们看到,危机之下的书店纷纷展开了自救行动:除了推储值卡、促销和众筹,最引人注意的当属直播。

更重要的是,很多实体书店可以做到的事,纯电商平台却根本无法完成,这就是实体书店存在的价值所在。

2007年,英国人司徒建国(以下简称司徒)从牛津大学毕业,抱着学习压力太大想要放松一下的目的,来到中国旅行,一待就是12年。2012年前后,司徒接触到短视频,开始用短视频记录自己在中国的所见所闻,并将此作为自己的工作。

而更富精神营养内容,则是有些书店直接将线下书店活动,搬到了线上的直播间当中。

“山东常青藤”是一家主打教辅类书籍的书店,令人吃惊的是,主播居然在直播间现场解题,不知情的还以为误入了在线课堂。

“我觉得这份工作很有意义,因为我们是在记录,不仅记录我自己,也记录中国。”正如司徒所说,从这7年的节目中,可以看到中国发生的许多变化,而这些变化是许多西方人所不了解的。

2月26日,建投书局在微博上发布了“从书店出发”直播活动预告。第二天,他们带大家“云逛”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剧场;2月29日,他们又带大家去宝龙美术馆“云看展览”,今天,他还走进了刘海粟美术馆。

其一是成本高。具体来说是场地租金贵,同时相对于电商可以凭借大销量从出版社拿到低折扣,实体书店的进货成本也更高。

回顾7年来的作品,从把垃圾桶错认为文物,到如今对国粹景泰蓝的制作略知一二;从最初全部说英文加中文字幕,到如今可以全程说中文,甚至最近还挑战了说34种方言,司徒在向观众介绍中国文化和中国故事的同时,自己也在成为一名“中国通”。他不断探索中国的人文地理,探索中国的文化艺术,探索中国的过去和当下,再将他所了解和学习到的东西以他英式幽默的风格展示给观众。

7年节目记录中国变化

最终,那堂声情并茂的“数学课”,吸引了500多位学生和家长的关注。而半夜直播间的童话故事,则陪伴了近千个孩子入睡。

另一方面,由于阅读习惯的变化,以及要对生活精打细算,我们又很少为实体书店买单。

司徒建国(中)在江西婺源体验传统习俗“晒秋” 司徒建国供图

随后,钟书阁趁热打铁,接连进行了多场直播,而随着“无人书店”的爆火,大众开始关注疫情下的实体书店,于是反过来,又带动越来越多的书店加入直播浪潮。

一方面,我们希望它长长久久的活下去,在红尘俗世里,为我们保留一方精神净土。

他的第一条短视频拍摄的是去河南少林寺游玩的经历。视频中,他误将一个石狮子模样的垃圾桶当作文物,极具喜剧效果,很快就在网上火了起来。此后,司徒走上了短视频博主的道路,并且拥有了第一批粉丝。

根据淘宝的数据,目前全国已经有200多家书店开通直播,同比大涨了5倍。新华书店、建投书局、麦家理想谷、蒲蒲兰绘本馆等等,都在通过直播进行自救。

答案是情怀。做书店的人,大都怀着人文情怀,希望给大众提供一些精神养料。而在满足精神需求这一大的概念下,书店能做的事就实在太多了。

受儿子影响,司徒的爸爸妈妈也爱上了中国文化。前不久,他们到中国旅游。得知消息后,司徒的粉丝争相帮两位老人起中文名,最后妈妈在所有名字中选了“韩梅梅”,爸爸选了“博步”。2019年“双十一”,司徒从网上给韩梅梅买了一身旗袍作为礼物,圣诞节回家时亲自送给妈妈。

“以英国为例,许多人对中国很感兴趣,但是获取相关信息的渠道十分有限,再加上中国实在太大了,外国人要全面了解中国确实有难度。”司徒表示。

2月4日,上海的“钟书阁”静安店首先开始直播。在那场4个小时的直播里,店长化身“主播”,带领大家云逛“无人书店”。没想到的是,这场直播竟然火了,观看数量高达8769人次,评论超过一万条,点赞和打赏超过了三万条!

2008年到2009年,司徒在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系统学习了一年汉语。之后,他顺利地在一家媒体找到了一份做编辑的工作。一次偶然的机会,司徒接触到刚刚兴起的短视频。

“蒲蒲兰绘本馆”主要面向儿童,他们则在直播间里教手工、读绘本、讲故事。

从策划选题到写脚本,再到录节目,最后剪片子,司徒全程参与。视频里的笑点看似随意,背后都经过精心设计。为了拍摄出完美的镜头,司徒没少吃过苦头。2018年在内蒙古拍摄一期节目,天气非常冷,司徒一边讲着笑话,一边冻得直发抖,“崩溃到只想回家”。还有一次在珠海拍摄时突然下雨,等到夜里3点雨还没有停,最后拍摄不得不取消。尽管工作中难免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难题,司徒还是很享受录节目的过程。“这些经历非常好,因为很少人有这样的机会。”

如今,实体书店已经开启直播,拥抱线上,走出了改变的第一步,未来,实体书店一定还可以走出更精彩的下一步。我们甚至可以大胆预测,当实体书店决定转型,那些纯电商书店,恐怕就没多大活路了。

直播的效果又如何呢?

除了针对书籍内容,着力于书店空间的直播也不少。

书店直播,到底播什么?

远离家乡,司徒最难以放下的是对父母的牵挂。他表示自己最喜欢中国的孝文化。在英国,人们很少会有养老的概念,而在中国,孝敬父母是一种传统美德,这对司徒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虽然一年到头见不到父母几次,但是再忙,他每周都会抽出时间和父母视频聊天。

其二是收入少。目前90%的书店都依靠卖书而活,但受限于高成本,实体书店的价格不下来,收入也就上不去。

以英式幽默讲述中国故事

恐怕就没纯电商书店什么事了

2月24日,情况更加危急,知名书店品牌“单向街”在微信发起众筹,希望能续命,而第二天,独立书店“乌托邦书店”就直接宣告了结业。

对于文艺爱好者来说,这些直播无疑是宅家“云打卡”的福利。

1月31日,营业了28年的南昌独立书店“青苑书店”推出充值购物卡,希望能解决眼前的资金困境。

2020年对于实体书店来说,当然是艰难的一年,但同时,这也是寻求转型的绝佳时机。

2月10日,闭店20多天的南京“先锋书店”,在推出充值卡的同时,还发布了盲选购书活动,希望能帮助去库存。

书店的脆弱和生存困境,突然集中性的暴露在大众眼前。这时候我们才意识到,书店老板不只是理想主义者,他也如你我一样,是需要吃饭的!

但我们需要注意的是,在零售领域,书店是最不赚钱的行业,但为什么还有人去做书店呢?

于是我们看到了一个怪现象:成本高于是售价高,售价高于是没人买,没人买于是没收入,最后实体书店当然活不下去。

当下,社交媒体的发展为跨国界的文化传播和交流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司徒的短视频在国外社交媒体平台如Facebook和 YouTube上也有播放,受到外国观众的欢迎。包括司徒的很多英国朋友,都因为看了节目而喜欢上中国,其中一个朋友还让自己3岁的孩子开始学习中文。

“跟着司徒的视频,我感觉认识了一个我不知道的中国”“我一中国人都还没去过,司徒你怎么能先去”“司徒比我这个中国人还了解中国”……在司徒的视频留言中,经常能看到类似这样的评论。

这对于一家小书店而言,显然是相当不错的了。看来,直播是一条走得通的自救之路。

去年12月才开业的“神兽之间”书店提供了一个可能。

我们先来简单总结下,实体书店到底面临哪些问题?

在很多人的印象里,电商直播不就是卖货吗?书店直播应该就是卖书了吧。但实际上,书店直播的玩法,要比卖书有意思得多。

比如2月29日,广州的“旧天堂书店”迎来了一场迷幻摇滚的即兴表演,而单向街的许知远,将在直播间举办文艺讲座。

镜头里的司徒总是到处去旅行,每天带给观众快乐。朋友很羡慕他,观众也经常留言说:“看到司徒感觉好开心。”然而,镜头下的拍摄并不如看上去那般轻松。

首先是针对儿童青少年的直播。

在北京住了一年之后,其他朋友陆续回国,只有司徒留了下来。“那时北京正准备办奥运会,一切都是那么有活力,我想为什么不留下来试试呢?”看好在中国的发展前景,司徒决定留在中国。

在更多的小书店当中,内容丰富的讲座已经在进行中,它们涉及文学艺术,也涉及商业财富,还探讨前沿新知,比如5G发展、蝗虫的来历等等,俨然已经可以和专业的知识付费内容相媲美。

最初的钟书阁,主打的就是“带你打卡最美书店”,随后,建投书局更是在“云逛书店”这一概念上越走越远。

于是有意无意的,在大家心中,书店就成了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存在。但是当疫情从天而降,这个幻觉就破碎了。

司徒建国在节目中介绍甘肃敦煌熔盐式光热电站 司徒建国供图

“来中国前,我完全不会说中文,对中国也不了解,就是想离开英国,到很远的地方去。”谈起当年和5个朋友为什么会来到中国,司徒想了想说,“大概凭的就是一股冒险精神吧。”

司徒用特有的英式幽默来讲述中国故事。最初,他的视频内容以中国游记为主,后来开始涉及到文化、科技、体育、生活等各个领域。在《司徒中国游》中,他几乎走遍了中国各大城市,从北上广等一线城市到正在实行精准扶贫的贫困村。在《司徒行行行》中,他体验不同类型的职业,例如新中国成立70周年前夕,他体验了一天国旗护卫队队员的训练,这一期短视频在哔哩哔哩平台的观看量高达60.9万人次。此外他还体验过消防员、服装厂男工、珐琅厂学徒等。在《中国热词》里,司徒紧跟中国国内发生的大事,如进博会举办、大兴国际机场落成等。

2月14日,沈阳“离河书店”的老板在豆瓣上直呼,“直播卖货效果出奇的好!我的书店可以活下去了!”根据老板的透露,从2月13日到29日,书店通过直播卖书卖文具,获得的收入将近有三万元!

我们看到,依靠书店本身的文艺气质,书店直播的内容,其实丰富多彩。钟书阁也表示,未来会拓展线上讲座、与作家的直播对谈、新书发布等多种直播内容,同时将淘宝直播拓展到全国24家门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