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影业亏损严重后疫情时代电影行业如何自救

(经济观察)中国电影业亏损严重 后疫情时代电影行业如何自救?

中新社北京7月15日电 (王庆凯 姜新雅)万达电影股份有限公司日前公告称,预计今年上半年净亏损15亿元至16亿元(人民币,下同),而去年同期盈利5.24亿元。中国电影业因新冠肺炎疫情遭受重创,后疫情时代,电影业如何自救?

除了明确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依法不承担民事责任外,针对可能发生受助人诬陷施救人,施救人因缺乏证据无法自证清白的情况,《金华市无偿施救规定》指出,知道无偿施救情况的单位和个人,依法有义务出庭作证;同时鼓励相关知情人为无偿施救行为证明,规定“对无偿施救行为提供合法有效证据予以证明的,有关部门可以对证人予以奖励”;同时为了不让施救人流血又流泪,要求政府设立无偿施救专项资金,用于无偿施救人和证人的奖励,以及对因无偿施救行为造成无偿施救人人身损害不能获得赔偿、补偿部分的补助。

记者了解到,《金华市无偿施救规定》的出台历时4年。2017年,金华市人大常委会将《金华市无偿施救规定》列入立法计划,金华市红十字会成立了立法调研小组,制定了立法调研工作方案,明确了调研内容。此后草拟初稿、征求各方意见、对草案进行了多次修改。

线下影院受挫,居家隔离使得线上视频播放平台迎来契机。2020年第一季度,腾讯视频的会员数达1.12亿人次,同比增长达26%。不仅是中国,海外知名流媒体播放平台Netflix4月中旬宣布,其在全球范围内新增1577万付费用户,远高于此前预计的700万。

陈旭光认为,影视行业想要在后疫情时代重整旗鼓,乃至乘风破浪,需要关注观众的审美习惯及需求的变化,以满足受众的“想象力消费”为发力点进行突围。而满足观众的“想象力消费”需求则可以从影游融合类影视剧、灾难题材电影和玄幻幻想型影视剧入手。

北京市朝阳区一家商场的物业维护人员进入一家小型点播影院。中新社记者 侯宇 摄 北京市朝阳区一家尚未恢复营业的电影院打开各影厅大门进行通风换气。中新社记者 侯宇 摄

最终,《囧妈》选择将电影改为在线免费首映,并与抖音、西瓜视频等网络平台进行合作。抖音母公司字节跳动为《囧妈》方支付6.3亿元。然而,《囧妈》的在线首映模式并不顺利,此举遭到了数十家电影院的联合抵制。

受疫情影响,至今绝大多数电影院仍未复工,已复工的少数电影院营业额也不容乐观。很多电影院因无力支撑疫情期间的成本而宣布将永久停业。6月至今,连锁影院卢米埃影院在重庆、常熟、南京的三家分店宣布永久闭店。

线上线下寻求自救方法的同时,电影业的创作者们也在积蓄力量。多位中国电影导演表示,自己在疫情期间做得最多的就是案头工作,以及准备下一个项目的剧本。他们希望能够通过5G时代给影视行业带来的新思路和新机遇。

中国知名导演宁浩认为,只要人类还存在,故事就会存在,而电影作为最好的讲故事的方式,只要人们需要故事,电影就会继续存在下去。电影从业者会在疫情寒冬中抱团取暖,共同克服最艰难的阶段,迎接行业复苏与回暖时刻。(完)

在陈旭光看来,《囧妈》的“线上模式”和“分而治之”的宣发模式给“互联网+时代”的电影产业发展提供了一种新思路。疫后电影行业必将更加充分地拥抱互联网。电影工作者亦应更积极地探索“线下+线上”新模式,方能有效推动电影业的疫后重振。

国家电影局在电影系统应对疫情工作会上透露,疫情短期内给电影行业带来的直接经济损失巨大,目前估算全年票房损失将超过300亿元。票房损失和收不回的成本直接影响在电影行业从业者身上,很多从业者不得不离职。

《金华市无偿施救规定》实施的消息得到该市不少医护工作者、民间救援队、志愿者等群体的关注和支持。

对于众多线下影院停业的情况,业内人士指出,在影院因疫情停业期间,多个院线和电影企业组织基金或发布公告,筹措资金为行业纾难解困,这也使院线和影院的并购整合再次进入大众视野。在“后疫情时代”,国内院线市场需要通过增资、参股、并购、跨地区兼并重组等方式做大做强。这或许能够使得影城实现融合发展。

疫情下的电影业持续受挫

陈献国是金华市中心医院心胸外科的主任医生,他说,一名医生穿上白大衣,任何时候任何地点的施救都是职责所在。就在上个月,他和同事在义诊现场碰到一名昏迷病人,大家二话没说投入抢救,救治成功后非常喜悦。但是,在《金华市无偿施救规定》实施前,医生还是有所顾虑。“《金华市无偿施救规定》的实施,我觉得核心是‘救助免责’,是一种善意立法,这种‘好人法’能让社会公德的底线水平上移,给市民有了敢扶敢救的勇气。”陈献国说。

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影视戏剧研究中心主任陈旭光表示,新冠疫情虽然给电影产业带来了重创,但也带来了线上播放、云传播、“互联网+电影、电视剧”等新模式。

万达电影公告提到,此次出现较大亏损是由于疫情期间下属的全国600余家影城全部停业、主投主控的电影《唐人街探案3》未能上映、支付刚性成本等。

然而,由于无偿施救者的责任界限尚不明确,施救者与被救者之间引发的纠纷屡见不鲜,使不少愿意为社会提供无偿施救的志愿者或有施救能力的人心存顾虑。

疫情对电影行业的影响远不止万达电影一家。今年年初,疫情暴发之时,本预计春节档上映的电影《姜子牙》《唐人街探案3》《急先锋》《囧妈》等众多电影相继撤档。

例如医疗工作者、人民警察、武装警察、消防员等在履行职务行为之外,自愿提供紧急救助行为的;具有应急救护技能的人员,在各类应急救护站(点)及其它公共场所自愿实施的紧急救护行为;各类民间应急救援组织,在人员遇险等紧急状态下,自愿提供救援的都属于无偿施救行为。

在金华市蓝天救援队负责人刘杨看来,《金华市无偿施救规定》实施可以鼓励更的人参与救助,让救助者没有后顾之忧,“危难时刻有人挺身而出,是对生命的尊重,更符合金华这座有大爱的城市形象。”(完)

《金华市无偿施救规定》为方便公众理解和实施无偿施救行为,对无偿施救行为做出了界定。比如,无偿施救的行为人在主观上须出于自愿并具有利他的目的,且在客观上实施了紧急无偿救助行为;符合无偿施救标准的,受助人在事后对施救人表示感谢而自愿给予报酬的,仍应认定为是无偿施救行为。

后疫情时期,电影行业该如何自救?

今年,一些大IP改编而成的电影一直备受期待,《花木兰》《黑寡妇》《速度与激情9》《小黄人》等,这些电影本应在2020年上映。如今,2020年已经过去了一半,仍然遥遥无期。